中华龙舟网祝贺新中国成立70周年
欢迎访问中华龙舟网(原龙舟信息网)!

赏析-《九歌 山鬼》

来源:中华龙舟网  日期:2019-06-27  点击:37 
分享:

赏析-《九歌 山鬼》

若有人兮山之阿,被[1]薜[2]荔兮带女萝。

既含睇兮又宜笑,子慕予兮善窈窕。

乘赤豹兮从文狸,辛夷车兮结桂旗。

被[3]石兰兮带杜衡,折芳馨兮遗所思。

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,路险难兮独后来[4]。

表独立兮山之上,云容容兮而在下[5]。

杳冥冥兮羌昼晦,东风飘兮神灵雨。

留灵修兮澹[6]忘归,岁既晏兮孰华予[7]!

采三秀兮于[8]山间,石磊磊兮葛蔓蔓。

怨公子兮怅忘归,君思我兮不得闲。

山中人兮芳杜若,饮石泉兮荫松柏。

君思我兮然疑作,雷填填兮雨冥冥,

猿啾啾兮狖[9]夜鸣。

风飒飒兮木萧萧,思公子兮徒离忧。

作品赏析


【注释】:

[1]:通“披”。

[2]:音“必”。

[3]:通“披”。

[4]:音“离”。

[5]:音“互”。

[6]:音“但”。

[7]:音“余”。

[8]:音“巫”。

[9]:音“又”。


出自《九歌》,这是第九首。

山鬼即一般所说的山神,因为未获天帝正式册封在正神之列,故仍称山鬼。

本篇是祭祀山鬼的祭歌,叙述的是一位多情的女山鬼,在山中采灵芝及约会她的恋人。

郭沫若根据于字古音读“巫”推断于山即巫山,认为山鬼即巫山神女。巫山是楚国境内的名山,巫山神女是楚民间最喜闻乐道的神话。


关于《山鬼》题旨的两种解释 

宋朱熹认为:“此篇文义最为明白,而说者自汨之。今既章解而句释之矣,又以其托意君臣之间者言之,则言其被服之芳者,自明其志行之洁也;言其容色之美者,自见其才能之高也。子慕予之善窈窕者,言怀王之始珍己也。折芳馨而遗所思者,言持善道而效之君也。处幽篁而不见天,路险艰又昼晦者,言见弃远而遭障蔽也。欲留灵修而卒不至者,言未有以致君之寤而俗之改也。知公子之思我而然疑作者,又知君之初未忘我,而卒困于谗也。至于思公子而徒离忧,则穷极愁怨,而终不能忘君臣之义也。以是读之,则其他之碎义曲说,无足言矣。”(引自《楚辞集注》卷二)这实际上是将王逸说的“见己之冤结,托之以风谏”具体化,用“君臣之义”给此篇作了一个相当完整的解释。近人谭介甫将朱说加以发展,把屈原使齐的事也附会进来,他说:“……《河伯》《山鬼》为一偶,本来山与河是相对的,那么,鬼与伯也是相对的吗?《河伯》内容是说齐、楚使臣间的交际和别离,而《山鬼》虽多言楚事,但其间也言使齐事(按:作者认为“乘赤豹”以下四句言使齐事),还有一处提及齐国和齐王(按:作者指的是“东风飘兮神灵雨”一句),已可见此两篇自有相同之点。我本认为《九歌》分题都是因事发挥,只有《东皇》列在最前,表示楚先王的强盛,作为后王衰弱无能的对比,一以表夸张,一以示鉴戒。《山鬼》列在最后,多叙屈原和怀王君臣间的离合……。”(节自《屈赋新编》(上集),中华书局1978年版) 

对以史实附会的解释方法,王夫之早就表示过反对的意见,他说:“此章(指《山鬼》)缠绵依恋,自然为情至之语,见忠厚笃悱之音焉。然必非以山鬼自拟,巫觋(男巫,读xí)比君,为每况愈下之言也。”(引自《楚辞通释》卷二,上海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)近人赞成此说的颇多,而且不限于《山鬼》一篇,就《九歌》的整体来说,大部分是情歌,也有个别祭歌,而不是什么“忠君之赋”。 



相关新闻

  • 赏析-《九歌 少司命》 赏析-《九歌 少司命》

    秋兰兮蘼芜,罗生兮堂下[1]。绿叶兮素枝[2],芳菲菲兮袭予[3]。夫[4]人兮自有美子,荪何以兮愁苦?秋兰兮青青,绿叶兮紫茎;满堂兮美人,忽独与余兮目成。入不言兮出不辞,乘回风兮驾云旗。悲莫悲兮生别离,乐莫乐兮新相知。荷衣兮蕙带[5],儵[6]而来兮忽而逝。夕宿兮帝郊,君谁须兮云之际?与女[7]沐兮咸池,晞[8]女发兮阳 [阅读]

  • 赏析-《九歌 山鬼》 赏析-《九歌 山鬼》

    若有人兮山之阿,被[1]薜[2]荔兮带女萝。既含睇兮又宜笑,子慕予兮善窈窕。乘赤豹兮从文狸,辛夷车兮结桂旗。被[3]石兰兮带杜衡,折芳馨兮遗所思。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,路险难兮独后来[4]。表独立兮山之上,云容容兮而在下[5]。杳冥冥兮羌昼晦,东风飘兮神灵雨。留灵修兮澹[6]忘归,岁既晏兮孰华予[7]!采三秀兮于[8]山间, [阅读]

  • 赏析-《九歌 河伯》 赏析-《九歌 河伯》

    与女[1]游兮九河,冲风起兮水扬波;乘水车兮荷盖,驾两龙兮骖螭[2];登昆仑兮四望,心飞扬兮浩荡;日将暮兮怅忘归,惟极浦兮寤怀[3];鱼鳞屋兮龙堂,紫贝阙兮珠宫;灵何惟兮水中;乘白鼋兮逐文鱼,与女游兮河之渚;流澌纷兮将来下[4];子交手兮东行,送美人兮南浦;波滔滔兮来迎,鱼鳞鳞兮媵予[5]。作品赏析【注释】:[1]: [阅读]

  • 赏析-《九歌 东皇太一》 赏析-《九歌 东皇太一》

    吉日兮辰良,穆将愉兮上皇;抚长剑兮玉珥,璆[1]锵鸣兮琳琅;瑶席兮玉瑱[2],盍将把兮琼芳;蕙肴蒸兮兰藉[3],莫桂酒兮椒浆;扬枹[4]兮拊鼓,疏缓节兮安歌;陈竽瑟兮浩倡;灵偃蹇兮姣服,芳菲菲兮满堂;五音兮繁会,君欣欣兮乐康。作品赏析【注释】:[1]:音“求”。[2]:音“阵”。[3]:音“界”。[4]:音“福”。【简析】 [阅读]

  • 赏析-《九歌 大司命》 赏析-《九歌 大司命》

    广开兮天门,纷吾乘兮玄云;令飘风兮先驱,使涷[1]雨兮洒尘;君回翔兮以下[2],踰[3]空桑兮从女[4];纷总总兮九州,何寿夭兮在予[5];高飞兮安翔,乘清气兮御阴阳;吾与君兮齐速,导帝之兮九坑[6];灵衣兮被被[7],玉佩兮陆离;一阴兮一阳,众莫知兮余所为⑻;折疏麻兮瑶华[9],将以遗[10]兮离居;老冉冉兮既极,不寖[11]近 [阅读]

  • 古典诗词鉴赏之屈原篇——《湘君》 古典诗词鉴赏之屈原篇——《湘君》

    君不行兮夷犹,蹇谁留兮中洲?美要[1]眇兮宜修,沛吾乘兮桂舟。令沅湘兮无波[2],使江水兮安流!望夫君兮未来[3],吹参差兮谁思?驾飞龙兮北征,邅[4]吾道兮洞庭。薜荔柏佤兮蕙绸,荪桡[5]兮兰旌。望涔阳兮极浦,横大江兮扬灵。扬灵兮未极,女婵媛兮为余太息。横流涕兮潺湲,隐思君兮陫[6]侧。桂櫂[7]兮兰枻[8],斫[9]冰兮积 [阅读]

  • 赏析屈原——《橘颂》 赏析屈原——《橘颂》

    后皇嘉树,橘徕服兮。受命不迁,生南国兮 。深固难徙,更壹志兮。缘叶素荣,纷其可喜兮。曾枝剡棘,圆果抟兮。青黄杂糅,文章烂兮。精色内白,类可任兮。纷緼宜修,姱而不醜兮。嗟尔幼志,有以异兮。独立不迁,岂不可喜兮。深固难徙,廓其无求兮。苏世独立。横而不流兮。闭心自慎,为终失过兮。秉德无私,参天地兮。愿岁并谢 [阅读]

  • 赏析-《九章之三 哀郢》 赏析-《九章之三 哀郢》

    皇天之不纯命兮,何百姓之震愆?民离散而相失兮,方仲春而东迁。去故都而就远兮,遵江夏以流亡。出国门而轸怀兮,申之吾以行。发郢都而去闾兮,怊荒忽其焉极!楫齐杨以容与兮,哀见君而不再得。望长楸而太息兮,涕淫淫其若霰,过夏首而西浮兮,顾龙门而不见,心蝉媛而伤怀兮,眇不知其所,顺风波以从流兮,焉洋洋而为客。凌 [阅读]

中华龙舟网祝贺新中国成立70周年